科恩加入或可弥合劳资分歧 面对资方球员最终将让步

NBA劳资谈判继续进行,尽管创下了谈判以来最长的16小时纪录,也未能帮助劳资双方达成协议,NBA的停摆依旧遥遥无期。《篮球先锋报》总编辑苏群作客网易体育《易言堂》时表示,劳资谈判时间越长,其实对于资方越有好处,尽管谈判中大牌球星占据了重要的话语权,最终他们也不得不选择妥协,此外,联盟调停人科恩的介入,或许会促成谈判尽快有个结果。[详细]

苏群:曾任《体坛周报》篮球部主编,现任《篮球先锋报》总编辑,同时担任中央电视台NBA篮球赛事解说顾问,是国内第一位实地采访NBA比赛的文字记者。

网易体育:过往的这个时候,媒体已经在分析新赛季阵容、球队走向,可今年,我们连什么时候开赛都不知道。为什么经过如此马拉松的谈判,还是毫无进展?

苏群:9月份时大家心理还比较放松,谈判也出现了非常好的苗头,每次谈完出来时都面带微笑,处于……不说“蜜月期”,至少是“眉来眼去”。说明双方在非常有诚意地谈,后来到10月中旬就出现了急转直下的形式,当时费舍尔和干事长亨特、总裁斯特恩在不同的场合出来指责对方哪儿哪儿做得不好,我们自己已经做了多么大的牺牲,强调自己放弃了这个,放弃了那个,这就证明谈判非常不顺利。斯特恩说,哪天哪点是非常关键的谈判,如果我们谈的时间很长,说明是好事儿,如果一两个小时就出来了,就不是什么好事儿……[详细]

网易体育: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里双方对的矛盾都解决不了?到底是收入分成,还是工资帽或者奢侈税是最难以跨越障碍?

苏群:其实,矛盾分两个方面。一个是球员和老板之间的矛盾,所谓劳资矛盾;第二是资方内部矛盾,建立所谓“公平竞争的机制”。这两个矛盾是有联系的,不是解决了这个,那个就能单独解决,相互之间是挂钩的。美国的经济现在非常不好,使得现在29位老板中绝大部分靠实业为生的老板经济情况不佳。因为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,老板对于球员依然要从手中拿走57%的收入感到非常非常不满意,他们要建立一个30个球队都有机会拿冠军的机制,也就是要强行遏制湖人、尼克斯、公牛这种球队的高投入,他们要建立所有球队可能都有一个巨星的机制,而不是三个巨星凑在一个队里。[详细]

网易体育:科比等超级巨星的态度非常强硬,被指破坏NBA谈判,而联盟的工资水平已经是四大联盟中工资水平最高的了,球员是不是有点太贪了?

苏群:招牌球员,科比、韦德、詹姆斯这些人的工资水平是最高的,可这些人只占整个球员总数很小的比例,但他们在整个NBA中是有话语权的,剩下的绝大部分球员“人微言轻”。整个球员工会争取的利益是为大部分人争取的,我们不能把巨星拿出来当做罪魁祸首,说是你们强硬,你们在乎你们的钱,其实他们要的是一种尊严,他们觉得我是一个一年挣5000万的人,只拿1500万,给你创造了这么多价值,回头你还要来减我的工资,我觉得你们这些老板太贪得无厌了,他们是这样的态度。实际上他们也是站在整个球员的立场上,希望能够为所有球员争得长达六年的劳资合同,让他们多挣点钱,至少是少损失一些钱,这是从善意来讲的,可是现在的结果是双方完全卡死在那儿了。[详细]

苏群:老板这样想,既然我们在赔钱经营,如果没有比赛,那就不赔钱了,虽然肯定不可能挣钱。如果我扛过这段时间,获得一份对资方比较有利的十年劳资合同,那么今后九年中就有机会挣钱了……所以波士顿老板曾过一句很有名的话:“停摆是一种最好的投资。”

苏群:球员必须让步,98年时也是资方完全掌握谈判的心理优势,时间越往后拖,对资方越有利。12月23号要过圣诞节时,斯特恩说如果1月7号再不达成协议,这个赛季就没必要存在了,次年1月6日球员就乖乖听话了。虽然协议从数字上看,57%对球员有利,但从整个谈判过程来看,是球员在最后时刻崩溃了。[详细]

苏群:科恩是经历过棒球、橄榄球谈判的,在橄榄球联盟谈判中,他是球员工会的律师,非常理解球员要做什么,也非常理解球员在同资方谈判过程中的劣势,就是说,虽然球员看起来不赔钱,可是你不挣钱就等于赔钱!时间拖得越长,对你来讲就赔得越多。对于资方来讲,资方停摆时间越长,他就少赔得也多,这显然是不平等的。他要把这样的信息传达给球员工会,把双方失去的信任找回来,要让对方知道,你们不要光看自己损失了什么,而是要看自己得到了什么。这就是外来人的作用,既保了卖家的价格,又保了买家的面子,这个外来因素非常宝贵,可以使双方丢失的脸面找回来,又增加彼此对对方的理解。[详细]

苏群:这是不可能的,以他纽约尼克斯为例,从最高的管理层往下,一直到底层,实实在在的工作人员多达210多人!十几个人打球,但有210多人参与包装,所以,球员说“我打球挣了这么多钱”,这话是有失偏颇的。自己当自己的老板,自己打球,自己挣钱,再把挣的钱给那些工作人员,能摆平吗?这是一个经济活动,所以钱是大家共同挣出来的,球员只是最前台的演员而已。长期停摆,有些工作人员可能就会被解雇, 要失业,而现在美国的失业率差不多已经10%了。去年,整个美国经济非常不好的时候,NBA是唯一逆市上行的产业,整个收视率、上座率反弹非常非常厉害,但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机制去保证它盈利的话,那反弹再厉害,老板也是不干的。[详细]

网易体育: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,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《易言堂》,我是主持人思来。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,一看到他,很多网友就会想到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新赛季的NBA?那就是《篮球先锋报》的总编辑,苏群老师,您好!

网易体育:每年到这个时候,很多篮球迷们都该看到NBA季前赛,对各支球队实力、未来走势的分析等等……但现在大家都无法看到,因为NBA劳资双方的谈判依然处在胶着状态,依然没有为下赛季什么时候开始达成协议……

苏群:确实,这个事情我们也经历过,当然,年轻的球迷可能没有。今年的劳资停摆差不多在一年前就已经有感觉了,尤其是在今年季后赛期间,我还专门写过这样的文章,电视上说球的时候也多次提到,我对新赛季抱着比较悲观的态度。4月份时我过文章,除介绍1998年那次的大背景外,还特地提到,今年的新赛季极有可能被砍掉一些比赛。

文章是4月份写的,当时大家沉浸在季后赛的热闹当中,无暇去想下一年会怎么样,但时间过得非常快,头两个星期的NBA比赛已经没有了,至于后面的比赛还会不会接着被砍,没有人能够判断,因为所有的会谈都是被关在门后的。你听到的消息越多可能越不好,因为消息越多就说明双方崩了,为了表明自己是正确的、对方是没道理的,就会不停地在媒体上阐述自己的立场,指责对方哪里不对。

9月份是个非常热闹、大家心理比较放松的月份,一个是离新赛季还有两个月;第二,谈判出现了非常好的苗头,大家不跟外面的媒体说了,而且每次谈完出来时都面带微笑,斯特恩也笑,工会主席费舍尔也笑,大家都觉得处于……不说“蜜月期”,至少是“眉来眼去”。

苏群:当时我们并不知道,所有细节都不知道,都不知道就说明双方在非常有诚意地谈,后来到10月中旬就出现了急转直下的形式。当时费舍尔和干事长亨特、总裁斯特恩在不同的场合出来指责对方哪儿哪儿做得不好,我们自己已经做了多么大的牺牲,强调自己放弃了这个,放弃了那个,这就证明谈判非常不顺利。最近两天,劳资双方在美国联邦协调员科恩的调停之下,连续谈了超过16个小时了还没有结束……

苏群:不过我认为这是好事,记得有一次大卫-斯特恩说,哪天哪点是非常关键的谈判,如果我们谈的时间很长,说明是好事儿,如果一两个小时就出来了,就不是什么好事儿。那次谈了差不多有四个小时,出来的结果就非常非常不好,取消了前两周的比赛。

网易体育:一年前大家就对今天的状况是有一定预计,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矛盾都解决不了?到底是收入分成,还是工资帽或者奢侈税是最难以跨越的障碍?

苏群:理解这次劳资纠纷的原因有两个方面,一个是球员和老板之间的矛盾,所谓劳资矛盾;第二是资方,29个老板内部的矛盾(现在黄蜂队是没有老板的),就是要建立所谓“公平竞争的机制”。这两个矛盾是有联系的,不是解决了这个,那个就能单独解决,相互之间是挂钩的。

球员一直指责“实际是你们自己花了这么多钱,而不是我们从你们那儿拿了这么多钱”。纽约尼克斯的中锋库里,拿3000万美元,但他没打几场球,可这不是他管你球队要的,而是球队给他的,他们也给得起。

现在把目光放到这两个矛盾上,先看劳资矛盾,现在我们可以简称BRI,和篮球相关的收入在1998年那次劳资大战结束时,达成的底线%归球员。

我们知道,这十几年以来,世界经济形势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。1997年是亚洲金融危机,2008年是美国次贷危机,2010年虽然有所好转,但2011年是欧债危机,它和美国的次贷危机是有关联的,波及到意大利、希腊、西班牙这些国家,最终导致欧洲欧元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,整个世界都被拖住了,最终波及到美国,出现了美债危机。美国的经济现在非常不好,奥巴马竞选连任可能都会失败,大背景是这样,使得现在29位老板中绝大部分靠实业为生的老板,确实经济情况不佳。像湖人队老板不靠实业,就是经营球队,每年收入是非常高的,那些经营实业的老板不一样。应该说去年美国的球市非常好,电视收视率上涨了差不多30%,在这种形势下,纽约、湖人的老板其实非常挣钱,但大部分有实业老板则不同,迈阿密的老板哈里森,美国的邮轮大王,但现在的经济形势这样,谁还去玩呢?所以这些老板在实业上受到了相当大的损失。

马刺2005年夺冠时,球队赔了800万,当时我一听,总冠军还赔了800万,那些没拿冠军的,森林狼、灰熊、猛龙这些球队怎么办呢?因为他们是没有希望拿到冠军的……

因为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,老板对于球员依然要从手中拿走57%的收入感到非常非常不满意,他们提出要实行“硬工资帽”,比如每个队所有球员工资加起来不能超过7000万美元,当然,湖人一支队就是9000多万,小牛也是9000多万,那么就要通过一种机制来罚他,原来是超一块钱,罚一块钱,纽约有一次投入了1.6亿来支付工资,其实只有差不多8000到9000万是给球员的,剩下的全交给NBA了,分给那些没有超过设置税界限的。现在老板那边觉得应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遏制球员拿这么多钱,包括取消无限制的“拉里-伯德特权”,还有一种是减工资,比如詹姆斯签了1500多万,可能到明年只给你1300万,科比拿2300万,可能只给你2200万。这些条件提出来,对球员是非常大的打击,他们认为老板们过分了,这就是在篮球收入上达不成一致。刚才我阐述BRI这个概念时,已经把资方内部的矛盾也带出来了,纽约尼克斯干嘛要投入这么多钱?因为它能挣回来!

苏群:同样能挣回来的包括波士顿、迈阿密、芝加哥公牛,多伦多猛龙,这是挣钱最多的六个球队。在整个资方内部有一批老板,前两天费城76队卖给了新老板,詹姆斯原来的老板吉尔伯特把骑士队买过来了,太阳队那边子承父业,爵士队那边子承父业。年轻老板加入之后,他们和斯特恩之间相互的理解、沟通可能就不像过去的老板那样顺畅,有着经过几十年共同奋斗的友谊,他们之间就是生意上的关系,你是我们选出来的CEO,你不是老板,是替我们打工的,就要替我们说话,老是一味向球员妥协是不行的。

这些新老板要建立一种新机制,1998年建立的机制是“拉里伯德特例”,可以给老球员无限制的工资,现在这种情况不允许存在。他们要建立一个30个球队都有机会拿冠军的机制,也就是要强行遏制湖人、尼克斯、公牛这种球队的高投入,不管你有经验办球队还是像纽约那样只认钱不拿冠军的,反正你是挣钱的。他们要建立所有球队可能都有一个巨星的机制,而不是三个人凑在一个队里。

网易体育:据说科比等超级巨星在这次谈判中是非常强硬的,包括韦德也说,真正的超级巨星是有资格拿5000万美金的,但很多人认为你已经挣到那么多了,而且NBA联盟的工资水平已经是四大联盟中工资水平最高的了,现在你还在纠结这1个点、2个点的问题,是不是有点太贪了?

苏群:两次劳资大战究其原因是一样的,资方不愿意给这么多钱,球员要这么多钱,但工会代表的不是你一个人,而是400人!这其中,差不多100个自由球员,但现在他们的身份还是工会里的人员,这些人是可以按工资分档次的。比如招牌球员,科比、韦德、詹姆斯这些人,他们的工资水平是最高的,可是这些人只占整个球员总数一个很小的比例,比如每年24个人参加全明星赛圆桌采访时,通常只有10个左右的圆桌围满了人,人数之间还是有差别,科比、詹姆斯、韦德这些人身边肯定是满的,但有些全明星的圆桌旁边是没有人的,有的记者过去赶紧绕道而走,直接奔詹姆斯那儿。这说明真正的大牌明星是极少数,估摸也就十几个左右,他们目前在整个NBA中是有话语权的,剩下的绝大部分球员“人微言轻”,你说了话也没什么用。前两天谈判,球员内部开了一个会,几十个球员开完会,奇才队的麦基不是出来说了嘛,整个球员当中,有那么三四个球员是普通球员,他们已经提出来了,我们应该向资方妥协。

但他这个话马上被费舍尔和亨特一顿斥责,“我就不相信在我们25个球员正在屋里开会,研究下一步对策的时候,有一个球员自己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发微博来表示球员向资方妥协,你没有资格代表我们这二十几个球员,我们这二十几个球员是在为绝大部分球员谋利益,要坚持到底,可是他却说我们妥协了。”结果这两天麦基的妈妈不高兴了,说他们完全曲解了我儿子的意思,我儿子原文的意思是这么说的:虽然有三四个球员表示应该向资方妥协,但是绝大部分球员是表现得团结一致。但我们的语调、语气全部被记者抹掉,变成了“他说,有三四个球员愿意妥协。”我认为这是小小的苗头,实际上占人数大多数的球员根本就没有话语权,话语权掌握在韦德、科比、詹姆斯、加内特这些人手里。

整个球员工会争取的利益是为这大部分人争取的,虽然绝对数字不一样,但如果实行比较严酷的工资结构,像科比无所谓,他的合同已经签到了2014年,韦德他们也没关系,已经签了五年合同,第三年可以重新谈,但其他的大牌,比如安东尼,他们的工资就有可能原来拿1700万的变成只拿1200万,这个绝对数字就变成了500万的差别。而一些小球员只能拿200万,现在只能拿120万,这是80万的差别,80和500万当然是不能比的,但从总比例上、对家人的生活上来讲,对普通球员的影响是最大的。因为大牌球员少一点工资,广告费是不少的,他还是会有很多钱……不过,我们也不能把巨星拿出来当做罪魁祸首,说是你们强硬,你们在乎你们的钱,其实他们要的是一种尊严,他们觉得我是一个一年挣5000万的人,只拿1500万,给你创造了这么多价值,回头你还要来减我的工资,我觉得你们这些老板太贪得无厌了,他们是这样的态度。

比方说加内特,那天的谈判,大卫-斯特恩跟老板说,他们提出来50%对50%,老板这边儿还没说服呢,加内特、科比就一推门进来说,什么都别谈了,我们拿53%,你们拿47%,要么别谈!所谓的谈崩是从这儿起的。前一阵子和加内特吃饭,就谈到了劳资纠纷的问题,实际上他也是站在整个球员的立场上,希望能够为所有球员争得长达六年的劳资合同,让他们多挣点钱,至少是少损失一些钱,这是从善意来讲的,可是现在的结果是双方完全卡死在那儿了。

网易体育: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为了六年的长远利益损失现在,对于大牌球员来讲,他有足够的积累,也有广告费, 一定会有收入。但对于那些普通球员来讲,几个月,甚至几个星期没球打,他的生计就会发生问题,这是一个悖论……

苏群:对,我给你讲一个很经典的行为艺术的例子,美国有一个行为艺术家,在阿根廷街头推一大块冰,但不能拿工具,只能放在地上用手推。大街上的人看着他都觉得很怪,为什么要用手不用车推呢?他没有,一直用手推,太阳很晒,把这个人弄得浑身是汗,但推着推着,这块冰开始化了,一开始很吃力地推,慢慢地冰小了以后他可以用脚踹,往前滑一段他就可以歇会儿。最后冰更小了,他就可以用脚踢,等他到了目的地,他终于轻松了,甚至根本不用把冰放到那里去,因为冰已经化没有了。

这就是一个悖论,追求的东西反而在追求过程中失去了。现在球员也是这样,他们失去的是什么?时间、工资,而且是用一种两败俱伤的方式!球员们要争取的是一份很好的劳资合同,可以使他们少损失一些钱,可是他们将来还没损失钱的时候,眼下正在损失实实在在的钱!这种悖论同时存在于球员和老板那边,但对球员来说要更加严重一些,因为老板的观念是这样的,既然我们是在赔钱经营球队,如果比赛没有,那我就不赔钱了,虽然肯定不可能挣钱,但至少可以不赔钱,那咱们就这样呗,如果我扛过这段时间,获得了一份对我们资方比较有利的十年劳资合同,那么在今后的九年当中(头一年赔掉了)就有机会挣钱了……所以当时波士顿的老板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,“停摆是一种最好的投资。”所以,从双方的利弊来看,球员面临的损失更大一些。

网易体育:是否证明未来有一天如果协议达成,将会是相对损害球员利益的合同?

苏群:也不能这么讲,但我认为是球员必须让步的合同。1998年时也是这样,资方完全掌握谈判的心理优势,时间越往后拖,对资方越有利。1998年时僵持了半年多,那七个月中发生了非常多的事情,球员甚至将整个NBA联盟告到法庭上,要求即使不打球也得给我钱,因为有合同在,我跟你签了三年合同,现在才打了一年,还有两年合同,不是我不打,而是你把我锁在大门外了,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钱呢?法庭就判决了下来,说停摆期间是不给钱的。然后法庭又出了一个判决,当时美国的全国广播公司和NBA有一份多年的合同,如果出现劳资纠纷,停摆期间要不要给钱呢?法院判决要给钱。就是说,即使没有比赛给电视台,你去播什么冰球、橄榄球,跟我没有关系,但既然签了合同,你就得把钱给我。这么一来就变成了球员领不到工资,老板那儿还照样挣钱,这等于就是一个非常失衡的心理对峙。

为什么当时12月23号大家都要过圣诞节的时候,大卫-斯特恩说了一句,如果1月7号再不达成协议,那我们这个赛季就没有必要存在了,次年1月6日,球员就乖乖听话了,虽然那份协议在数字上看起来,57%对球员有利,有拉里伯德条款,中产条约等,但从整个谈判过程来看,是球员在最后时刻崩溃了。

今年的谈判是一个道理,大卫-斯特恩就是看中了两次劳资纠纷的共通性,既然都是一样的过程,你们肯定不占优势,这边的老板很强硬,我也说服不了他们,与其你们最终崩溃掉,不如咱们早一点崩溃,9月份就崩溃!他和费舍尔之间,9月份其实就已经接近了一种可以碰到对方立场的状态,球员要求的分成从原来的57%退到54%,再退到53%,直到50%,斯特恩说,好,我去说服老板接受50%。其实,当时他们之间达成了基本和谐的状态,但就因为球员那边太强硬的立场把这次创造的良好局面搅掉了,把斯特恩置于退无可退的境地。

网易体育:上次是在圣诞节才确定了最后的底线,这次应该不至于拖到圣诞节才解决问题吧?

苏群:我觉得不会,这次的联邦调停人科恩是经历过棒球、橄榄球谈判的,在橄榄球联盟谈判中,他是球员工会的律师,非常理解球员要做什么。反过来讲,他也非常理解球员在同资方谈判过程中的劣势,就是说,虽然球员看起来不赔钱,可是你不挣钱就等于赔钱!时间拖得越长,对你来讲就赔得越多。对于资方来讲,停摆时间越长,他就少赔得也多,这显然是不平等的。

他要把这样的信息传达给球员工会,把双方失去的信任(现在双方没有信任,在媒体面前互相指责)找回来,至少要让对方知道,你们不要光看自己损失了什么,而是要看自己得到了什么,其实从57%到53%就是一种损失,可是你要想,如果你在52%或51%达成的话,现在你已经在挣钱了,所以要想你得到了什么。

另外,大卫-斯特恩为了速战速决,违反了一个谈判过程中的心理角逐规则,过于急于求成,提前把一些本该在谈判过程中分阶段、逐步作出的让步提前一股脑地给了,比如硬工资,9月份就扔出来,说我们不要了;减薪?我们不减了;“拉里伯德条款”放弃了……如果谈判的时候,是从8月份让一个,9月份一个,10月份一个,11月份一个……球员就会觉得我得到了很多,可是现在什么也没有得到,还损失了这么多,所以他的心里是不心甘情愿的。

苏群:就看球员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多少,这一点非常关键。联邦调停人科恩,他是一个外来因素,可以打个比方,比如买东西,人家开价300块钱一件衣服,我砍价说100吧,你这开价太高了,那边说经营难啊,250吧,顶多让50。买家说算了,150给我。那边死活不肯让了,你掉头走了,没有一个外来的人拉你回来,或者他让步,你这个衣服是买不成的,也不好意思回去买。可如果这时候有第三个人过来拉你,“回来吧,我觉得这行,再让50块钱,200块钱行不行?”卖家说“行吧行吧,给你吧。”这就是外来人的作用,既保了卖家的价格,又保了买家的面子,这个外来因素非常宝贵,可以使双方丢失的脸面找回来,又增加彼此对对方的理解。

可如果这个人调停失败,我认为整个赛季进入明年开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,因为后面不知道谈什么了,原来我们已经把立场僵在了47%和53%上了,差6个百分点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差距,因为每个百分点等于4000万,也就是之间差2.4亿,如果是50%,那就是3个点,1.2亿,球员要争取回来少损失1.2亿,而老板也想多挣1.2亿,,对于双方目前所谈的来讲,无论是对你的1.2亿,还是对他的1.2亿,都是一个很难割舍的数字。

网易体育:无论是总统奥巴马还是美国14个城市的市长,都希望比赛能够赶紧开始,不要为这件事情扯皮了,我想这也是大多数球迷的意见,感觉就是一帮百万富翁在那儿争。

苏群:局外人对这个东西看得是比较清楚的,因为不关系到你的个人利益,但对球员、对老板来说,都关系到了他们个人的利益,但美国是自由经济主导的国家,对总统来讲,即使他是球迷,也不能干涉经济活动,因为如果干涉了经济活动,就不自由了。从工会来讲也不是阶级斗争,阶级斗争是什么意思?我认定你为富不仁,我要推翻你的体制,自己组一个联盟打比赛。

苏群:其实这是不可能的,那天我们做报纸专门做了一个版面,研究小斯说的话靠谱不靠谱。就以他的纽约尼克斯队为例,从最高的管理层往下,一直到底层,不算清洁工,不算保安,也不算司机等那些人,就算实实在在的工作人员,会计、录像分析师、啦啦队员、体能教练……包括教练和总经理在内,你知道一个队多少人吗?210多人!就是说,十几个人打球,但有210多人参与包装,所以,球员说“我打球挣了这么多钱”,这话是有失偏颇的,你要想到,没有这二百多人,你得再找二百多人帮你包装,这又是一笔钱。

如果是阶级斗争的话,你自己当自己的老板,自己打球,自己挣钱,再把挣的钱给那些工作人员,你看你能摆平吗?这是一个经济活动,所以钱是大家共同挣出来的,你只是最前台的演员而已。当时纽约尼克斯队管这200多个人叫什么?叫做“球队背后的团队”,而且是个更庞大的团队。如果你因为个人利益摆不平,拒绝打球,咱不说老板,就说后面那200个一年拿工资七八万美金的普通职员,这些人怎么办?有些人可能还在领着工资,但再往下就不行了,啦啦队就没有了,录像分析师闲着了,时间再长,有些人会被解雇掉,要失业,而现在美国的失业率差不多已经10%了。

苏群:对,所以应该让他们起来工作。去年,在整个美国经济非常不好的时候,NBA是唯一逆市上行的产业,整个收视率、上座率反弹非常非常厉害,但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机制去保证它盈利的话,那反弹再厉害,老板也是不干的。

网易体育:面对可能没球打这个很现实的问题,一些球员也会想其它的方式,比如去海外打球。这个赛季的CBA,新疆队请来了肯扬-马丁,还有JR-史密斯等我们耳熟能详的球员,而篮协也出了一些规定,希望不要出现NBA一旦恢复打球,这些大牌球员就全部撤了的情况。但也有人认为篮协出台这种规定根本起不到任何实际效果,因为有很多种方法规避掉,不知道你怎么看?

苏群:这个事情当初篮协讨论时我就在,知道篮协的态度其实是做了非常大的让步的,最早从篮管中心的要求来看,第一是不能接纳这些人!上赛季在NBA打球的,这赛季来不行,我们只接受上赛季在别的联赛打球的,接纳已经在CBA打球的,可以接着续签。可是当时很多反对意见,包括我也反对,我认为这对联赛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宣传自己价值的机会,事后证明,现在中国联赛在美国非常有名。今年马丁、掘金三将都过来了,这下整个全美国都知道现在CBA还在健康运营着,而且挺有钱,能够把这些人给叫过去。

第二个,能够帮助中国球员和那些更大牌的,球技更好的当打的NBA球员过招,这对他们的提升是有帮助的,在现行的四节六人制外援政策不变的情况下,外援本身的质量提高了,我认为对CBA是有好处的。

篮协在同投资人17个队进行沟通的时候,也是遭遇了普遍反对,他们当时在深圳开了一个会,最后还是认为:一、应该让他们来;二、原有的“四节六人制”政策不变,不要再改来改去。

第三,篮协的顾虑是有道理的,万一打一半回去了怎么办?所以只允许接纳自由球员。后来变成了“我们只接纳自由球员,也不能完全防止这些人中途跑路”,当时篮协考虑了这样一个方案,如果哪个自由球员,比如钱德勒、马丁、JR-史密斯这种大牌,他们打一半,NBA开始了,他们以各种理由跑路,要怎么应对。比如当年克拉克是因为老婆生孩子,泰勒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人根本还没到,就宣布不来了。如果球员中途说我肚子疼,要回去看病,你难道不让他回去看病?可是他回去以后就直接加盟一个队,怎么办?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他打过的所有比赛,0-20,这是一个非常严酷的规则,用来震慑那些俱乐部的。

但现在看来俱乐部确实有点亏,因为对于外援的控制确实不是能够靠人力完全达到的,除非你把他锁起来,靠一个政策把他圈在CBA打到4月份赛季结束,不可能的。比如说掘金三将全跑了,新疆跑俩,广厦跑一个,浙江跑一个,辽宁跑一个,那CBA的名次怎么算?像当年新疆就直接由第二名降到第11名去了,最后下来CBA就乱掉了。 所以最后只能妥协,自由球员还是自由球员,但如果谁跑路并且出现在别的联赛中(包括NBA联赛),就要把你在CBA加盟时写的承诺书作为法律依据在当地法院去告你。

苏群:但不管怎么样,我认为现在篮管中心已经为了迁就俱乐部做了非常大的让步。

网易体育:那么“易建联条款“呢?他以内援的身份加入宏远,NBA结束停摆后,他可以放心地回去打球……

苏群:这要感谢姚明,他提出来,这个东西只针对易建联一个人,后来就废掉了。易建联作为中国人,确实应该让他回来,他没有球打对他的发展不利。而NBA还是一个更高的舞台,也得允许他在停摆结束后回到NBA去,我认为这是既合情又合理的,对于广东队这样的冠军队伍又是一种锻炼,我想他们不会把这个赛季的宝押在易建联身上。

网易体育:如果NBA停摆,现在我们签的大牌队员,您觉得有谁能够留下来打满一个赛季?

苏群:我觉得都会。掘金队去年在遭遇安东尼出走事件以后,整个球队建设出现了一片混乱,整个球队没有龙头老大,球员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希望,他们在这儿挣的钱都是税后的,比如肯扬-马丁,按300多万算的话,他税前就是七八百万,以马丁现在的岁数来讲,要想在NBA拿这样一份工资是不可能的。上赛季如果不是安东尼走,掘金打季后赛,马丁打的时间比较长的话,实际上他在整个NBA已经逐渐边缘化了,离开了舞台中央。CBA的赛程松,整个强度没那么大,赛季又短,对他来讲挣那么多钱非常合算,如果新疆队在4月份打完季后赛以后,那边季后赛没有开始的话,他还可以回去。

网易体育:如果NBA一直在不断地胶着,迟迟不开赛,对于我们的CBA某种程度来讲是利好消息,当球迷们积攒了很多热情想看球的时候,可以先看CBA。

苏群:也是希望CBA今年能够平稳渡过这个动荡的一年,毕竟外来的外援在这么强大以后,对整个本土球员的冲击是非常非常厉害的。但我一直坚持这么一条:CBA的球队,谁能成功,靠的都不是外援!所有成功拿冠军的球队靠的全是本土的实力球员,比如广东队,包括前几年虽然没拿冠军但一直称为强队的江苏、辽宁、浙江球队,他们的本土实力都非常强,只依赖外援球队,即使有很好的外援,它的成绩也不会特别好,我认为这在CBA已经成为规律了,为什么广东队这几年都不以追求大牌外援为主要方法,我认为就是他们在国内球员的培养上做得非常好,这也应该是大多数CBA俱乐部追求的方向,在没有好的国内阵容时暂时求一下援手来帮助你,而不是把他当做依靠,如果你真能让他一直在这儿打十几年也行,所以我觉得还是以建设本国阵容为好。

网易体育:是的,如果有一天我们的CBA像NBA一样,真的可以吸引出色球员在这里打十几个赛季,比如诺维茨基,终于在十多年之后拿到了总冠军戒指,如果有那一天,我想CBA一定会上升到NBA那样的水平了。不管NBA新赛季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开始,我想球迷们对于篮球的热情是不会衰减的,希望大家都能够期待新赛季的开始,无论是NBA还是CBA,当然,我们希望能从大洋彼岸传来好消息,谢谢苏老师,也谢谢网友们。

斯特恩和费舍尔之间,9月份其实就已经接近了一种可以碰到对方立场的状态,球员要求的分成从原来的57%退到54%,再退到53%,直到50%,斯特恩说,好,我去说服老板接受50%。其实,当时他们之间达成了基本和谐的状态,但就因为球员那边太强硬的立场把这次创造的良好局面搅掉了,把斯特恩置于了退无可退的境地。

球员们失去了时间、工资,而且是用一种两败俱伤的方式!他们要争取的是一份很好的劳资合同,可以使他们少损失一些钱,可是他们将来还没损失钱的时候,眼下正在损失实实在在的钱!这是一个悖论,追求的东西反而在追求过程中失去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