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亲自下海上海小红楼多名女孩成老板狂赚10亿判死缓

谁能想到2021年的今天,如此魔幻的事情还在发生,其程度比洛阳案严重成百上千倍,最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十年时间,无数人从那栋楼前走过,只知这里不对外开放,是个会所性质的场所,却无一外人知道楼内每天都在上演什么。

更不知这栋建筑的主人赵富强,通过囚禁圈钱,逐步实现了他高达10亿的商业帝国,在上海拥有上千家门面,10个亿啊,什么概念!

如果不是赵富强的现任妻子,同时也是前软禁对象崔茜(化名)两次举报,这个毒瘤,以及给他提供保护伞的各guan员还不知何时才能落网。

建筑一层外墙为红褐色,二层以上是黄色,因为年代久远,墙体颜色已开始变淡。

2014年,林将“惠昌旅店”转手给了一个叫蒋定清的人。蒋定清将此楼改为“创富大厦”,改名后,便不再对外营业了,因为租给了赵富强。赵富强平时在创富大厦会大肆宴请各种名流guan员。

这起案件被称为上海小红楼案,不仅仅是基于建筑颜色,而是二十多年前,厦门也有一起相似的红楼案,主角通过权色交易,拉拢腐蚀干部,构造庞大商业帝国。多讲一句:厦门红楼案还牵扯了许多当年的一线女明星,比如杨钰莹和董文华等。

很可能,上海小红楼的主角赵富强就是从这里得来的“灵感”,他几乎是完美复刻,成了红楼的“皇帝”。

在赵富强面前,无论是农村出身、没文化的底层女性,还是大城市里,受过高等教育、有眼界能力的中层女性,他都可以牢牢控制其身心,让这些女人不仅委身于他,还成为自己的敛财工具和性贿赂筹码。

当我们深扒赵富强的发迹之路,就能发现这个吸血恶魔,从一开始就是踩着女人的身体上位的。

从他家上一辈开始,父亲在内的三个叔伯,穷到只有赵富强的父亲存钱娶到了老婆,先生下一个女孩,然后才有了赵富强这个儿子。作为两代单传的独苗,他被赋予振兴家业的期待,被取名为“富强”。

赵家极端重男轻女,他母亲在生完他以后没多久就病逝了。于是,亲姐姐就成了赵富强的“吸血包”,姐姐的婚事也被考虑过作为给赵富强娶妻的交换。

来到更大的城市,赵富强渴望往上爬的欲望变得越发急迫,但是他很快就发现做裁缝赚的钱太少太慢了,他开始动了歪心思。

在这样极端贫困又极端自私的环境中长大,女人对赵富强来说根本算不得人,只是一种工具般的存在,包括自己的妻子。在那个PUA还没有流行的年代,赵富强就非常熟练的操纵精神了。他先是哄骗第一任妻子卖淫,原话是:“如果你爱我,就应该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多付出一点,等有钱就不做这个了。”

妻子挣来的嫖资成了他的第一桶金,他再用这些钱,半骗半雇找来几名底层女性,用或强迫或诱骗的方式,和这几名女性发生性关系。

一旦得手,赵富强便偷下视频,威胁这些女人接客,如有不从,就暴力殴打,如果还是不从,就威胁曝光视频,去女性老家宣传她们在上海做。

赵富强的控制手段远不止上面这些,他逼迫姑娘们签下高额借款合同,接客一次150元,嫖资是没有分成的,全部进赵富强口袋,他只在年底时给这些姑娘少许的生活费。

这样“非人”的待遇还不够,赵富强还会控制她们的思想,——“我会负责一辈子”,“垃圾、狗屎,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”,在私处刻字“赵富强专属”……

积攒了小姐资源,赵富强先后租了两个小门面,开了两间发廊,一个叫“旺盛美发店”,一个叫“双双美发店”。打的是理发的招牌,做的却是卖淫的行当。

他把美发店塑造成一个大家庭,所有女人都是他分等级的情妇,每个人的牺牲和付出,都是为了这个家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曝光出来,很多网友尤其是女性网友看了之后都又愤怒又困惑,为什么不和这个赵富强拼了?那么多女孩子联合起来一条心,还弄不死一个赵富强吗?

除了我在洛阳案中已经分析过的斯德哥尔摩受害者心理以外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:赵富强在最初选择猎物的时候,他都是会面试的,他最终录用的都是服从性较高的女性。

因为在经营“美发店”的时候,赵富强发现,商铺转租有很大的利润空间,一个普通门面,租下来做生意,远不如高价转租来钱快。但是短期租赁,房东不允许转租,所以赵富强会用欺诈等手段,将“房东同意他转租、长期租赁不涨房租”等条款夹在正常合同里,诱哄房东签下。

等房东发现房屋被转租,要求赵富强把房子退还时,赵富强就会以违约要赔钱的理由来让房东退缩。

如果房东准备上诉,赵富强则会告诉对方,“我养的人,有精神病、残疾人,你有精力搞,我可以陪你搞一年”,期间还安排人通过滋事、撬锁等方式进行敲诈、恐吓。

多数房东扛不住这样的“攻势”,或赔钱了事,或睁只眼闭只眼,赵富强如愿成了“二房东”。

对于租客,赵富强会巧立名目,收取转让费、物业费、手续费等各种费用,如逾期不缴,晚1天按当日房租10倍计算租金,晚3天则会被“清场”轰出去,前期保证金等各种费用,概不退还。

赵富强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不被司法所允许的,所以他需要勾搭权贵,给他提供保护网,而贵人们不可能到小发廊去接受性贿赂,赵富强就建了一个高端基地。

整体为欧式装修,水晶吊灯,銮金浮雕,大理石立柱,真皮沙发随处可见,就连地板瓷砖的缝隙,也用金粉填满,内设有餐厅、茶室、卧室、办公室、KTV、洗衣房、化妆室等,一应俱全。

6楼所有房间内的衣柜,均有几十件各式女性衣服,多以暴露的性感装为主,也有各类职业装用于角色扮演,以及一些胸罩、抹胸、束腰、。

此时,小红楼里的女人与最初发廊里的女人已经有了很大区别。她们需要学习按摩、音乐、舞蹈等各种技能,还要根据非常详细的《内部群工作制度》坐陪,从酒量、形象、敬酒次序、聊天内容等方面,为不同guan员制定专门的服务流程。

早期从农村诱骗出来的小姐,显然已经跟不上要求,所以赵富强急需招募另一批年轻时尚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。

如果说没有什么文化的底层农村女孩容易被洗脑,你尚能想得通,但是小红楼从2014年过后圈禁的女孩子,绝大部分都是高知女性,是不是很纳闷?

曾经写过英国曾有一期非常火爆的真人秀《the push》,把普通人教唆成杀人犯只需要72分钟。从2000多名志愿者中层层筛选,最终选定了4个人来参加这期《the push》的社会屈从性实验,其中3个人都被成功洗脑,成了“杀人犯”。

之所以洗脑成功率如此高,就是因为那层层筛选。精神操控者要的就是从众性高以及对信奉权威、对权威警惕性不高的那一批人。

他先是让面试的女孩都去安排先看法治栏目组的办公地点,就是为了放松她们的怀疑和警惕,法制栏目是他刻意选择承包下来的。这个细节也是在告诉我们不要迷信权威,要以自己的三观和感受为主。

然后,赵富强用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步一步试探女孩的服从性和底线,在这种情况下,稍微不强势或者缺钱的女孩,可能就会劝自己先忍下来,安慰说服自己最后能守住底线就行,只要有这个想法存在了,女孩们就一定会掉进赵富强设置的陷阱。

2017年初,赵富强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:招募上海徐汇、杨浦、虹口三个区连锁的“汇吃汇喝美食城”的运营专员,待遇丰厚。

第一天,就带着助理和赵富强一起,陪多名情妇吃饭,饭后还陪同做亲子鉴定,因为其中一名情妇刚生了孩子。

很快,赵富强就要这个助理跟着公司的打手去讨租,等到赵富强认为可以收网的时候,他再安排姑娘和公司的其他女公关聚在一起,观看赵富强和情妇们的视频,笑着试探要不要给自己生个孩子之类……

而另一名留学生陈倩(化名)就没那么幸运了,她家道中落,非常看重赵富强承诺的高薪,虽然也表示过质疑,但最终没有果断离开。

2017年年底,赵富力了陈倩,她趁着去外面领补偿金的机会报案。但是jc一听陈倩要告的人是赵富强,就劝她跟着赵富强也挺好。六小时后,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,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。

被抓回去,下场肯定不好。陈倩被连续打了十几天的催卵针,之后被戴上眼罩送到某个私人诊所取卵,没有注射止疼药。这次取卵对陈倩造成严重的腹腔积水,住院一个月才治好,与此同时她还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陈倩并不是第一个被强制取卵的姑娘,还有至少两个姑娘都因为取卵无法再拥有自己的孩子。

这是赵富强最新研究出的致富方法,既可以卖卵赚钱,又能用以后出生的孩子拴住这些姑娘,不得不说,简直是把女性压榨得一滴血都不剩的地步。

最可怕的是这些姑娘们的家人也都被控制在红楼内,男性充当打手,女性充当保洁,每人每月3000元生活费。

确实,一个底层小裁缝早就摇身一变,成了一位在上海拥有1000多个商铺,创富大厦的控制人,《平安上海》栏目运营人等诸多头衔的成功商人。

2017年,赵富强选中了拥有上海户口的崔茜(化名)做他的第三任老婆。崔茜是学舞蹈出身,因为赵富强除创富大厦以外,还在上海大连路开了一家名为“潇戈“的舞蹈学校,成为另一处性贿赂会所。崔茜在不知情的前提下,面试进了此舞蹈学校成为经理。

崔茜也沦为了赵富强的,2017年5月22日,赵富强带着崔茜的户口本复印件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,并对崔茜暴力取卵,使她患上了重度抑郁。

2018年,崔茜对赵富强的圈禁忍无可忍,她和母亲第一次写了举报信,内容写得很详尽,但很可惜,被赵富强的保护伞给强保了下来。这姑娘没有放弃,2019年初,她和母亲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称被赵富强,这次案件终于得到审理,并在两个月后开始进行离婚诉讼。

离婚庭审现场,赵富强依然态度嚣张,他说已经通过内部渠道,打听了案件走向。所以崔茜只能破釜沉舟了,以微信群发的方式,再次实名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、嫖宿,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、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。

当时,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,两封举报信被反映上去,督导组要求严查问责,赵富强的保护伞之一前政法委原书记卢焱还通风报信,劝说尽快离开上海,但公安机关早已布控,第二天便在江苏省泰兴市将赵富强等人抓捕归案。

大家仔细看这张截图,在中央专案组的眼皮子底下都还有保护伞,一审、二审的法院院长都涉案其中。

后经过上海高院终审,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入狱,背后13名官员、国企干部落马、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7年不等。

据法院判决书显示,“(赵富强组织)37人分别被判处2年6个月到20年有期徒刑,其中赵富强的多名前妻或与赵富强育有子女的女性也获刑8年6个月至20年不等,另有多名上述女性的亲友被判刑。”

最关键的是他们的未成年子女,以及多名生下的儿童,还将面临没上户口、缺乏经济来源等问题。我们不难想象,他们的人生,很大概率又将面临家庭的缺席。

这些隐身的恶,它壮大一分,便蚕食一分光明。所以,扫黑除恶是十分必要的,且任重道远。

上海小红楼案的细节,也是在告诉我们为什么嫖娼不能公开合法化!赵富强也创造了很多“自愿”行为,如果不一步步还原这些所谓的自愿是如何发生的,你可能还真以为那是女孩们以及她们的家人愿意对赵富强俯首帖耳。

但是你只要代入自身,你的母亲、妻子或者女儿是其中一员,你愿意她们的身体成为售卖的工具吗?你就会懂。

此外,赵富强之所以能一直这样精神控制女性,有一个手段非常关键,就是利用女性的羞耻心,进行恐吓,几乎都成功了。

直到今天都有姑娘被男人拍下裸照不敢吭声,任其拿捏威胁。不可否认,羞辱依然广泛存在,但是借罗翔老师一句话:“我就是不承认那个裸体是我,你能把我怎么样,那是p的,我还要告你诽谤,毁我荣誉,就算是我又怎么样,脱了衣服,大家都差不多,都是猩猩进化来的,有兴趣去动物园看看。”

当你像石头那么硬,他咬你,只会两败俱伤,那他一定会重新衡量要不要继续啃咬下去。你的自我和勇敢,有时候就会成为你最大的保护伞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